典型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典型案例

从张某受雇建房坠亡案看人身损害赔偿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9-11-19 字号:【


【案情简介】

吴某是南票区九龙街道木匠沟村的一名瓦匠工人。2013年8月11日,吴某受其侄子杨某雇请为邻居张某修建新房,在浇注二楼屋顶时不慎发生安全事故,从高处坠落后身亡。吴某的妻子和儿子向张某提出赔偿,张某以自己与杨某建立的是承揽关系为由拒绝赔偿。无奈,吴某家属又向杨某提出索赔,但杨某以张某存在过错为由要求张某承担部分责任。房主和雇主都相互推脱,吴某家属声称赔偿达不成协议就不安埋吴某。

【调查与处理】

得知情况,南票区九龙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出面调解。调解人员详尽了解案情后认为安抚各方情绪是做好本调解工作的前提。对于受害方来说,首先要安抚家属情绪,让逝者先入土为安。其后,调解人员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做好调节工作:本着让死者安息,生者得到抚慰的原则积极给家属做工作;设身处地的为家属考虑,并承诺会按照相关法律公平公正地做好赔偿事宜;各方都是熟人,承包人是逝者的亲属,房主也是邻居,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各方都不愿意看到的,从长远考虑,此事诚心调解要利于今后对簿公堂。最后,通过情理并用,8月14日,逝者依农村习俗下葬安埋。当事人达成如下协议:由承包方和房主一起给吴某的家属支付共20万元。根据主次责任划分,承包方承担80%即16万元,房主承担4万元。尽管房主最后答应赔付,但还是坚持自己无过错,因此,在调解协议中要求写明为补偿而非赔偿。一起人身意外死亡赔偿纠纷在调解人员的努力下得到圆满解决。

【法律分析】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加工承揽合同中发生侵权纠纷的案件,虽然采取调解的方式化解了纠纷,但是,调解、协议的内容也是基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作出的。

一、杨某与房主是加工承揽关系,与死者吴某是雇佣关系。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251条第1款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付给报酬的合同。”在本案中,房主张某是为定做人,定做标的物——新房,杨某是为承揽人,按照定做人张某的要求完成工作房屋的建设,两者之间成立承揽合同关系。但是杨某与死者吴某是为雇佣关系。雇佣关系和承揽关系具有相似的地方,两者的债务人给付均包含一定的劳务提供,也都是有偿合同,但是两者在法律上侵权责任划分完全不同。现实中。雇佣合同和承揽合同的核心区别主要表在三个方面:(一)两者的标的物不同。承揽合同的标的系承揽人完成工作并交付工作成果的行为,注重的是成果,即杨某要按照房主张某的要求,完成新房的工作。但是雇佣合同的标的系雇员提供劳务的行为,雇佣合同注重的是过程。(二)判断违约的标准不同,若承揽人交付的工作成果不符合约定(无论其多么认真、辛苦的完成工作),均构成违约。即,杨某没有按约定完成新房建设,或新房建设不和要求,无论在建房的过程中付出多少努力,其本质是违约的,在法律上的判定,承揽人杨某并没有完成定做人杨某的标的物。但是雇佣合同中,若雇员按照约定的质和量提供了劳务,即使雇主的目的没有实现,也不构成违约,因为雇佣合同仅要求雇员“认真做事”,它关心的是劳务本身,而不是劳务对象的标的物。在现实中的应用就是房主张某要在新房建成合格支付承揽人杨某工钱,而不管房屋建成与否,杨某都要对吴某支付工钱。两者的主体地位不同。雇佣关系具有从属关系,雇主决定劳务如何给付,承揽无从属关系,承揽人决定如何提供劳务。在现实中,吴某要按照杨某的指示完成各项工作,但是杨某在了解张某对新房建设的要求后,在如何建设、建设进度、用料上是有一定自主权的。

二、侵权责任划分。

根据《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基于雇佣合同,杨某应为吴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在本案中,虽然房主张某强调自己没有过错,不应该承担责任,但案件中承揽人张某作为农村建房游击队包工头是没有建房资质的,他手下的那些瓦匠、木工也是由他接到项目后临时组建起来的,房屋杨某没有对建设资质进行确定就选任杨某的行为,起始就是定做人在定作、选任上的过失行为,应对事故承担相应的责任。

【典型意义】

这是一起因农村建房发生安全事故而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在农村,这类纠纷已经成为比较典型而且争议性比较大的案件。从各地法院判决来看,也存在判决不一的情形。之所以成为纠纷就在于法律关系复杂、责任划分不明,另外,法律意识淡薄也是造成纠纷发生的原因之一。作为人民调解员,调解此类案件应具备以下三种素质:临难不乱、从容应对。在详尽掌握案情的基础上要能掌控局面,安抚各方情绪,从而让当事人诚心诚意诚恳调解;法理明确、条理清晰。调解员对法律知识的精准把握是说服各方当事人最有利的武器,在调解中,始终坚持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以理解决才能让各方都信服;情理并用、以情动人。对于此类悲剧案件,适当的运用情感因素有利于纠纷的化解。对受害方来说,真心实意的安慰、关怀能减少对立面并增加对调解人员的信任感。对房主和承包方来说,悲剧的发生是不愿意看到的,而且确实给逝者家庭带来痛苦,情感的引入,有利于加速协议的达成。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